• 航空之窗
  • 科技资讯
  • 行业动态
  • 航空知识
  • 机型介绍
  • 党建文化
  • 党建工作
  • 廉政建设
  • 精神文明
  • 工会动态
  • 联系我们
  • 联系方式
  • 应聘岗位
  • 特色主题
  • 党建专题活动
  • 专项管理工作
  • 荣誉殿堂
  • 员工风采
  • 美元跳涨迫人民币退守6.8一线 外资加码境内债券股票
    发布时间:2019-02-18      作者: 转载: 21世纪经济报道    分享到:

    “事实上,这个双向波动区间也有助于海外机构加大对中国股票债券的配置力度,因为当汇率双向波动相对平稳时,这些海外机构无需支付较高的汇率风险对冲操作成本,导致投资中国股票债券的利差收益大幅缩水。”Academy Securities宏观策略主管Peter Tchir指出。

    美元再度突破97整数关口刷新年内新高,令境内外人民币汇率不得不退守6.8一线。

    截至2月12日18时30分,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徘徊在6.7745,境外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则触及6.7820。但在24小时前,受美元指数刷新年内新高97.18影响,CNY与CNH盘中分别跌至6.7957与6.8089。

    “经历了1月约1600个基点涨幅,目前不少华尔街金融机构认为人民币汇率短期内存在高估迹象,因此趁着春节期间美元反弹进行获利回吐。”对冲基金MKS PAMP分析师Sam Laughlin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此外,全球贸易局势紧张与经济增速放缓的担心,正引发大量资金涌入美元避险,间接拖累人民币汇率走低。

    一位美国大型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中国1月制造业PMI创下2016年2月以来新低,凸显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因此不少对冲基金认为当前人民币均衡汇率区间应在6.8-6.9之间。

    在他看来,获利回吐盘涌现,并不意味着人民币沽空势力卷土重来。目前场外交易市场的一年期离岸人民币NDF溢价幅度不到1.5%,表明金融机构押注人民币大幅回落的热情不高。

    Academy Securities宏观策略主管Peter Tchir坦言,在美联储鸽派加息与避险投资情绪升温的交织下,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汇率很可能在6.7-6.9之间双向波动。

    “事实上,这个双向波动区间也有助于海外机构加大对中国股票债券的配置力度,因为当汇率双向波动相对平稳时,这些海外机构无需支付较高的汇率风险对冲操作成本,导致投资中国股票债券的利差收益大幅缩水。”他指出。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部分海外机构在加大中国国债投资力度同时,倾向将远期人民币汇率掉期交易波动区间设定在6.7-6.9之间。

    “目前敢押注人民币汇率跌破7的海外机构非常少。”上述大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经历了去年底人民币在宽松货币政策压力下逆势大幅反弹,海外机构已经意识到中国央行有能力确保人民币汇率在央行希望看到的合理均衡汇率区间双向波动。

    在他看来,未来人民币波动方向很大程度将取决于美元走势,随着12日下午欧洲交易时段美元指数冲高回落,人民币汇率开始从6.8一线强劲反弹,双向波动趋势趋于明显。

    获利回吐盘涌现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2月以来人民币汇率之所以从6.7退守到6.8一线,一方面是春节期间美元反弹令人民币汇率承压,另一方面是银行与对冲基金等金融机构获利回吐所致。

    “1月份银行与不少海外对冲基金趁着中美贸易摩擦缓解与企业节前结汇需求相对旺盛之机,一举将人民币汇率拉涨1600个基点,推高至6.7附近,但他们很快发现,人民币在经历短期大幅上涨后,可能被高估了。”一家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透露,毕竟,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并不足以支撑人民币汇率持续走强。

    这导致部分银行与对冲基金转而开启了获利回吐操作模式,一方面银行通过自营盘逢低吸收美元头寸改善自身结售汇逆差扩大局面,相应地削减部分人民币多头头寸;另一方面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也对已盈利的人民币多头头寸进行获利退出,从而为3月底开放赎回日储备更多的资金。

    在他看来,银行与对冲基金获利回吐举动,未必会掀起新一轮人民币沽空潮。

    “事实上,尽管美元指数再度站上97整数关口,但整个外汇市场交易氛围相比去年底发生了根本性改变。”这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相比去年11月中旬与12月中旬美元指数两度站上97整数关口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分别徘徊在6.95与6.90附近,如今美元指数重回97时,在岸人民币汇率则在6.8附近波动,凸显海外对冲基金几乎放弃将美元指数大幅上涨,作为押注人民币跌破“7”的重要题材。

    这背后,一方面是美联储鸽派加息令对冲基金对美元指数持续上涨动能感到担;另一方面欧美经济增速放缓令大量资金重返中国等高信用评级新兴市场,也让他们感到“沽空新兴市场货币”难有作为。

    避险情绪推高美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除了获利回吐盘涌现,避险资金涌入美元也成触发人民币汇率退守6.8一线的重要导火索。

    “2月以来,不少华尔街投资机构发现,美联储释放鸽派加息声音反而对美元构成利好。因为美联储此举证实了美国经济高增长正遇到很大冲击,引发他们加大对美元美债等高流动性避险资产的配置力度。” Peter Tchir分析说。

    彭博数据显示,上周流入iShares 20年期以上美债ETF的资金达到4.9亿美元,推动年初至今的资金流入达到创纪录的23亿美元。

    “尽管流入美债ETF的资金主要是从美股撤离,本身未必对美元指数上涨带来支撑,但资金涌入美债会给资本市场造成投资风险偏好下降的印象,从而吸引一些投机资本趁机押注美元短期反弹,拖累人民币汇率走低。”同时,他认为,当前美债美元之所以深受避险资金追捧,还在于当前投资机构对欧洲经济不景气与全球贸易下滑的担忧日益加重。具体而言,近日华尔街众多对冲基金都在关注被视为全球航运晴雨表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不但创下2016年6月以来新低,且从去年7月高点大跌逾66%,因此担心今年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将导致贸易额较大幅度下滑,从而加大对美债美元等避险资产的配置力度,

    此外,去年四季度英国GDP仅增长0.2%、欧盟持续削减对意大利、德国的经济增长前景,也迫使不少欧洲投资机构将资金从欧洲转向美国避险,触发美元指数在春节期间连续8个交易日上涨。

    “这足以改变很多金融机构对美元未来走势的预判。”Peter Tchir指出。

    近日法国巴黎资产管理机构认为美元指数将在今年上半年上涨5%,此前它预计美元指数将在2019年持续走弱。

    “人民币汇率因此将面临一定幅度的回调压力,但这也打消了海外机构的一大顾虑。” Sam Laughlin指出。究其原因,以往海外机构会用香港离岸市场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一年期NDF减去离岸即期汇率的掉期点数,作为衡量人民币汇率风险对冲成本高低的主要依据。过去数年以来,这个掉期点数往往在人民币汇率单边大幅波动期间跳涨,导致海外机构汇率风险对冲成本升高,加仓中国国债股票的意愿相应下跌。

    他坦言,如今人民币汇率趋于双向波动,反而给海外机构加仓人民币债券、股票带来新的契机。